2017年新华阅读福利章节页
第365章膀大腰圆的蒙面汉子

专业平台出租|作品:三千繁花挽:美人嫡妃 作者: 寤寐思之 更新时间:2018-03-13

  <br/>锦汐宫,苏婉汐今夜可是一夜没合眼,只想着秦念念定然会有所行动,果不其然,随后就从学馆传来了消息,皇子天心突然暴毙。

  “你说死的是天心?”苏婉汐看着河溪,不确定地问道。

  “小海子去的时候,天宏和恭顺都还好好的,庆贵妃带着天心失踪了,听太医说,浑身都僵硬了,不可能活的。”河溪笑道。

  “天心纵然也是祸患,可皇上对苏婉柠的宠溺,难保日后不会立他为太子。”苏婉汐担忧道,随后又道:“罢了,除去天心,对苏婉柠的打击同样也大,只要林月湄一蹶不振,苏婉柠的气数也就尽了。河溪,我们也该去看看好戏了。”

  河溪连忙道:“小主这样去,难免受人怀疑,只等事情闹大了,皇上也知道了,看看皇上的脸色行事也是好的。”

  苏婉汐想想也是,便又歇下。

  再说苏婉柠路上听说天心去世,如何也不肯相信,又想起林月湄对天心那般好,若是他但真去了,只怕对林月湄致命的打击。

  “紫霞,你带着银霜立即去学馆,安抚好恭顺和天宏,流萤,你立即去乾清殿请皇上。小林子,你拿着我的腰牌去学馆,将里面所有人都控制起来,一个也不许放走。”苏婉柠一面疾走,一面吩咐道。

  “小姐,你一个人去找庆贵妃吗?”紫霞担忧道。

  “都什么时候了,湄姐姐要紧,赶紧去。”苏婉柠说着,竟是一个人在长街上奔跑起来。

  可皇宫这么大,她要去哪里找林月湄,如此深夜,抱着天心的尸体,能去哪里?

  湄姐姐一定是去找人救天心,太医院!

  苏婉柠想着,又转道朝太医院跑去,一路上捡了难行又偏僻的小道去,摔倒了几次也不顾,只想着林月湄不能有事。

  眼瞧着太医院是近了,斜里却突然窜出一人,架住苏婉柠的脖子就往草丛里头拉去,嶙峋的十指令苏婉柠喘不过气来,只是卖力地挣扎着。

  挣扎了许久,苏婉柠力气渐渐尽了,借着微亮的光,瞧见来人消瘦的不成人样,却十分熟悉。

  “秦念念。”苏婉柠从喉咙口挤出声音,十分刺耳。

  秦念念见她认出自己,竟然大大方方地承认,“柠嫔娘娘还认得出我来,但真是三生有幸,若不是你,我能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吗?苏婉柠,今日我就要你为我陪葬。”

  苏婉柠知道秦念念已经恨自己入骨,若不想办法,只怕就要死在这里了。如此一想,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抬起膝盖就往秦念念背上砸去,只将她砸翻在地,苏婉柠立即起身就逃开。

  她窒息许久,此刻也是精疲力尽,可秦念念早已经是强弩之末,气喘连连地追了上来。

  好不容易才到了大道上,平素十分热闹的长街,冷清的可怕。

  苏婉柠心中惊骇,双腿犹如灌铅,却不敢停下,朝太医院的方向跑去,只想着跑到太医院就好了。

  可哪里想到,斜里竟然又窜出几个膀大腰圆的蒙面汉子,一个个手里拎着寒光闪闪的片刀,将她的前路堵死。

  苏婉柠停了下来,见这些人都目露杀光,显然是来杀自己的,转头望去,秦念念正一步步地紧逼过来,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,冷笑着朝苏婉柠走去。

  “苏婉柠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。”秦念念说完,举起匕首就朝苏婉柠刺去。

  苏婉如何会坐以待毙,她知道自己不拼就只有死路一条,只静静等着秦念念攻到前头,伸手就抓住她的手腕,将匕首夺过来,靠着墙壁连喘几口粗气。

  秦念念被苏婉柠甩出去,有黑衣人上前来将她扶起,她夺过那黑衣人的刀,就要朝苏婉柠去。

  苏婉柠瞧着她的身影渐渐逼近,就仿佛看到了死神的镰刀落在自己头上,自己又再没有力气挣开去,绝望地闭上眼。

  许久,没有痛感传来,眼前却突然传来了一声物体倒地的声音,睁眼一看,却是秦念念的身子倒在地上,身-下一大滩血迹,双眼睁得奇大,瞪着自己,眼中还有不甘与不可置信。

  黑衣人甩甩刀上的血,抬首看看天际,慢条斯理地朝苏婉柠走去。

  苏婉柠心中一惊,一瞬间就明白他们这是在杀人灭口,天心的事情只是为了引出自己,很有可能是秦念念做的。而这些黑衣人显然不是她能找来的,最有可能的就是苏婉汐。

  如此想着,苏婉柠心中更是大惊,也不知湄姐姐如何了。

  那黑衣人站在苏婉柠面前,眼中没有丝毫的感情,举起刀就要朝苏婉柠劈去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眼前人影一闪,竟是有人挡在了苏婉柠的前面,刀身镶嵌进那人的肩头,那人却闷哼一声,随即抢过寒刀,将苏婉柠那人砍杀。

  “苏尊……”苏婉柠惊呼出声,瞧着苏尊半个身子都已经被染红,几下就将那些黑衣人打倒在地,拉着她去了太医院。

  此刻的太医院早已经忙做了一团,不少太医都赶去了学馆,只剩下当值的几人在那里。

  “快给王妃瞧瞧。”苏婉柠扶着苏尊进去,便立即唤来了太医,“快止血。”

  就有两个太医一同过来,将苏尊扶了过去,又有太医见苏婉柠身上的血,惊道:“娘娘也快些包扎罢。”

  “这不是我的血。”苏婉柠担心苏尊,又担心林月湄,就要出去找,里头太医传话来,说是苏尊有话要说。

  苏婉柠便进去,此时苏尊已经脸色煞白,奄奄一息,她虚眯着眼,拉着苏婉柠的手道:“王爷去找庆贵妃,你不要去。”

  “你怎么那么傻,刀砍在身上不痛吗?”苏婉柠听见锦梵去找林月湄,放心下来,拉着苏尊的手,眼泪竟是掉了下来。若说以前只对苏尊又感激之情,又念她对王爷一往情深,此刻没想到她竟会舍命救了自己,自是感动非常。

  “我救你,只为王爷。”苏尊虽然虚弱,声音却十分坚定。

  “你才是值得他爱的人。”苏婉柠由衷叹道。

  苏尊便不再说话。

  过了两个是时辰,龙炎帝已经闻讯赶来,瞧见苏婉柠身上的衣服,大惊,着急道:“柠儿,你哪里受伤了?”

  “臣妾没有受伤,是王妃替臣妾挡了一刀。”苏婉柠心知此次的事情与苏婉汐脱不了干系,心里又是悲愤,又是担忧。

  龙炎帝闻言,又问了关于苏尊的事情,方才放心,令太医院给苏尊最好的治疗。

  “皇上,湄姐姐如何了?”苏婉柠最担心的,还是林月湄,天心去了,对她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。

  “幸好老十赶去的着急,湄儿抱着天心滚落在池子里,去的晚些就没救了。”龙炎帝也是心有余悸。

  “湄姐姐怎么会跌落到池子里去?皇上,一定是有人蓄意陷害,臣妾在长街被人行刺,与天心和湄姐姐遇害定然脱不了干系的。”苏婉柠越想越气。

  “柠儿,你先不要着急,天心是中了鹤顶红的毒,湄儿自己自己跳入池子的,你被行刺的事情,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。”陡然失去一个孩子,龙炎帝心里也不是很好受,加上林月湄与苏婉柠遇到的事情,更是悲愤交加。<br/>

   本文来源:http://www.bzlop.com.cn/a/www.xbrs.gov.cn/

北京pk10投注方法稳赚www.bzlop.com.cn,有偿抢票也引发质疑。据法新社1月2日报道,马尼拉一向是华盛顿在亚洲最忠诚的盟友之一,但是,在美国对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自6月上台以来对毒品的打击运动表示批评后,杜特尔特威胁说要结束几十年来的联盟关系。

←快捷键 上一章 | 返回目录 | 下一章 快捷键→

作者发布作品时,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。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准确率高的时时彩软件 曾道人内幕玄机 黑龙江11选5怎么玩 天津时时彩五星号码走势图 三公经费是指
江苏十一选五 rain急速赛车手 斗地主游戏 湖北快3直播 七星彩中奖规则